橼砸

江南少女与巷

南方的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一位身着民国学服的女子撑着把深红的油纸伞,悠悠晃晃地走。鞋底轻轻扣响了青石,发出细微的回响,使得窄窄的小巷愈发惆怅。

那经历过岁月冲刷的灰白不一的砖块,在墙隅,里面泛着浅青的霉和厚厚的藓。上方,灰青的屋瓦湿漉漉的一片,绿意萌发,每片瓦的缝隙间,夹杂着顽强的杂草。小巷依旧是那么空寂,依旧不为来临的姑娘动容,扇扇木门紧闭着,只闻得雨沙沙的声响。

突然,伴随吱嘎吱嘎的开门声一位妇人出来了,她端着木盆,把里面的水往青石板上一泼,半空划过优美的弧线,然后干脆利落地砸向青石。如同平静的湖面被扔进了一块小石子,漾起了圈圈涟漪。那女子目光淡淡地一撇,不甚在意,鞋踩在石板上,发出清脆的哒哒声,成为小巷中唯一的主调。

雨密密的布满青瓦上、油纸伞上,让屋檐雨水不住地往下滴答,溅出一个小小的水洼,柔柔的雨慢慢的飘着,朦胧了视线,模糊了身影。姑娘的裙摆被溅湿,留下错错落落的痕迹,也徒增了几分韵味,她达达的鞋上不知什么时候坠满了细细的雨珠,闪烁着几分光泽。

雨渐渐的,稀落了起来,湿润的空气纯净清新,那无尽的巷流露出了别样的姿态。深碧的青石被雨冲刷得不住的反光,并不算平整的石块有着大小不一的水凼泛着潋滟,偶尔有着屋檐的雨水顺着青瓦,滴落在水洼,啪嗒的一响后归于平静。

梳着两条乌黑辫子的姑娘,依旧撑着伞,往小巷的尽头走去。

也许,往后再也不会有同一个人,同一个雨天,那么一个姑娘执着伞,在江南小巷走着。可惜了,这美丽的画卷唯有我亲眼看见。

啊,暑假画的指绘

女神的歌,最喜欢这一首了_(•̀ω•́ 」∠)_

眉间雪•一曲梦•荒凉人

雪纷纷扬扬,堆在凉亭上,撒在地上,白莹莹一片。

火炉默默地温着酒壶,她抿了口杯中温酒,垂眸,涣散地望着虚空,坐在那里,像是在等着谁,静静的……

冰凉的石桌刺激着肌肤,全然不顾,魔怔了一般,发愣。突然,风呼呼地吹了起来,雪悄悄地斜入凉亭,打在她身上,融入身体里,愈来愈繁密。渐渐的,浸湿了一块衣裳,冰冷了身躯。

总感觉少了点什么……

她忽的猛然一颤,泪爬上了她的脸,模糊了眼,将余酒一饮而尽,沁人的酒,寒冷的心。为什么,就是没有啊……

茫茫白雪,一座孤亭,伶仃身影,摇曳初心,一曲幽梦……

徒弟:世界这么大,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?

我怕,我一转身,连你也不在了……

初冬,依然是寒冷的,没有雪,光秃秃的,单瞧着,便让人心生悲凉。记忆的纱,被人剪开成伤,她还是她,谁也没等,谁也不会来。

数年后,还是那个地方,还是一袭白衣。谦谦君子幽然一线蓝,融入雪景,飘散的青丝,在白白的一片中格外夺人眼目。是啊,不再等谁……因为谁也不会来……

还记得她低垂着眼眉,显得失落,却强牵起笑容,我这儿有上好的马草……

现在,风刮得很大,生疼。

师父,原来你往日是这么等待的。

咳咳咳……

啊……下雪了……


没有一起的那种感觉了QWQ
感觉很乱的样子qwq将就一下
By.橼砸